中央人民政府 | 貴州省人民政府 | 畢節市人民政府 | 貴州政務服務網-威寧縣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走進威寧 » 歷史沿革
畢節回族的歷史與現狀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劉礪,又名劉永雙,回族,貴州威寧自治縣人,196310月生,1987年畢業于貴州民族學院中文系。中共黨員,曾先后就職于威寧縣人大辦公室、威寧縣斗古鄉和幺站鎮。業余時間參加中國南方回族古籍叢書的搜集整理工作,先后參加搜集整理了《中國穆斯林專輯·回族企業家卷》、《中國南方回族歷史人物資料選編》等。任中國回族學會理事、中國南方回族古籍叢書編委。


  勤勞的回族同胞(馬勛勇攝)


  商貿繁榮的秀水回族特色小集鎮(馬勛勇 攝)

記者:聽說畢節市回族學會將于128日在威寧成立,這是畢節市也是我們威寧民族宗事業發展的一件盛事。所以,今天想請您談談畢節回族的歷史與現狀,首先,想請您談談畢節回族的人口現狀及分布情況?
    劉礪:畢節回族共有26300多戶,117600多人,占貴州省回族人口的55.2%,其中,威寧25135112413(2011年末統計數據),占全省回族總人口的53%,占全市回族人口的95.6%。其余分布在畢節市另外七個縣()的有5000多人,其中織金縣2000多人、赫章縣1600多人,七星關區、大方縣、黔西縣、金沙縣、納雍縣各幾百人。2萬以上回族人口的鄉鎮有威寧自治縣的中水鎮,1萬以上回族人口的鄉鎮有四個,即威寧的秀水鄉、哈喇河鄉、雙龍鄉、麻乍鄉。另外,草海鎮9555人,包括暫住人口也超萬人。從新中國成立到畢節試驗區成立前,畢節回族人口的年平均增長為3.5%;1988年畢節“開發扶貧、生態建設、人口控制”試驗區成立后至現在,畢節回族人口的年平均增長降到了1.2%
  記者:回族是畢節市的主要少數民族,在我們威寧自治縣的三個主題少數民族之一,請您談談他們的源流。
   劉礪:從元朝的至元十三年(1273)元軍從大理進入烏撒,烏撒部附元,忽必烈下詔“令探馬赤軍隨處入社與編民”那個時期算起,色目人進入畢節已經有700多年了。實際上,回族先民遷入畢節定居大約才600多年。
  威寧縣志說:“威寧毗鄰滇之昭魯多回回,其先出自甘新,隨元明兩代征西南,故移植殖于滇及黔之邊地”。回族遷入畢節,大約可分為三個時期:
  一是元末,至元十三年,賽典赤·贍思丁任云南平章政事,設三十七路、二府、三屬府、五十四屬州、四十七屬縣等,這三十七路中就有烏撒路。當時,賽典赤·贍思丁在云貴地區設置軍民屯田十二處,有屯戶16277戶,屯田49658雙,教民“播粳稻桑麻之種”。這其中就有烏撒宣慰司軍民屯田一處,色目人進入威寧,應當就是這一時期。到了大德元年(1297)年,屯田軍士多有逃亡,政府又從湖廣派兵充實,威寧縣志說“征戰之兵、設置之吏、戍守之卒,當以漢人為最多”。
  二是明初,明洪武十四年,傅友德、藍玉、沐英征大理,其中有相當一部分西北和中原的回族士兵,在平服了大理后,這批軍隊就地屯田,其中烏撒四十八屯中有下壩屯、海子屯、楊旺屯、馬家屯就是回族士兵屯墾,這些地方到現在都是回族居住。《貴州通志》記載“明朝烏撒的屯田地,僅軍屯所開墾的耕地就有48000多畝,每年上交皇糧2萬石”。
  三是明末清初,明末清初這段時期,在明末西北和中原的回族一部分是來威寧做生意定居下來,其次是清朝政府從湖廣征調300回族工匠到織金、黔西建城,演變為世居民族;另外就是伊斯蘭教的教職人員進入烏撒傳教居住下來。四是清咸豐年間各民族大起義時期,部分回民從黔西南逃到畢節躲難生存了下來。五是漢民演變為回民,比如現在威寧回族中的孔、楊、謝、阮、陳等姓,就是從漢族演變為回族。
  從回族的流向看,最大規模的一次是清雍正八年,隨哈元生征烏蒙,就地報領土地,定居于昭魯地區。其次是“走廠”,“走廠”就是到廠礦打工,威寧俗話說“窮走廠餓當兵背時倒灶當家丁”。當時,回民先輩走廠主要是走落雪、走者海、走富樂、走個舊、走天寶廠等廠礦。這批人到了廠礦打工,經年累月,也就定居在以上這些地方。第三,逃荒躲難,大約在光緒時期,威寧發生連續三年的干旱,部分人逃到水城、六枝、安順、平壩等縣市居住下來。可以說,畢節是烏蒙山地區回族人民的第二故鄉。
   記者:六百多年來,我們地方回族的經濟發展狀況如何?
   劉礪:明宣宗皇帝說“回人善營利”。“經商”是回族的一個文化符號,是回族人民一代又一代傳承著的優良傳統。常言說“十回九商”。雖不那么絕對,但回族往往和“商業”這個文化符號緊密聯系在一起。回族是崇尚商業、善于經營的民族,在中國歷史上,無論是西北的絲綢之路、東南的香料之路,還是西南的馬幫,回族都是這些重要商業活動中的中堅力量。
  畢節的回族經濟,它不同于全國其他地區的回族經濟源于“絲綢之路”和珠寶香料經濟,而是起源于元代末明初的軍屯農業經濟,其發展歷程,主要經歷了從明初至清朝嘉慶時期的平穩發展、咸豐、同治年間至民國的蕭條滯后、新中國成立后的復蘇和改革開放后跨越發展四個重要階段。在大農業背景下,歷史上畢節回族經濟做得較好的是畜牧業、制革業、礦冶業、運輸業、餐飲業和百貨經營業等方面。在這些行業中,舊社會的馬幫運輸和背“老背”在商業流通領域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他們從威寧運焦炭和鋼炭(白炭)到東川,從東川運銅礦到四川宜賓,又從宜賓運鹽巴、百貨回貴州,那段人背馬馱的商業歷史在今天回過頭去看,的確很了不起。大背籮、彎角杵、厚褂褂,黔西北地區農村這種最簡單的生產工具伴隨著馬鈴聲聲,成群結隊、起早摸黑,不停地往來于云貴川之間,既為熱鬧又很辛酸。有一首描寫背“老背”的山歌流傳到現在:“背背哥來背背人,你去背背妹心疼;太陽落坡才歇店,雀鳥開聲出店門。”其中的苦樂年華,值得慢慢品味。畢節的幾十支馬幫,紅火到民國時期都被國民黨軍隊連貨帶馬全搶了。如今,取代舊社會馬幫運輸是汽車運輸行業,這個行業,從改革開放后回族一直做到現在,并且做得很好。百貨經營方面,以畢節瓦家四個龍門為代表的回族經濟,在舊社會那是有口皆碑。
  現在,從城市到農村,凡有回族居住的城鎮都有回族經營的鋪面。生意不論大小,大到開公司辦企業,小到擺個小攤攤燒洋芋賣小吃。這就形成了畢節回族經濟的多元發展。在大農業背景下的種植業,威寧回族地區的烤煙種植,是全市農業經濟中的亮點工程。商業貿易方面,威寧中水的一大批回族走出貴州,遍布云南各大小城市,也帶動了家鄉經濟社會發展。
  從總體上說,畢節回族的貧富懸殊不是很大,除了一批企業屆法人和工商業者,廣大農村的經濟發展水平還是相當平均,一般來說略高于兄弟民族的經濟發展水平。
   記者:歷史上,在我們地方有回族重武輕文之說,您能否具體談談其文化教育方面的發展歷程?
   劉礪:畢節回族在明代及清朝初期,的確是重武輕文。在地方史料及《家譜》中,多記載武官,很少有關于文人的記錄。比如在清代,畢節回族武官從守備到鎮的總兵級的中高級軍官就有五六十人,他們大多是武舉出身。而貢生以上的文人才五人,即康熙年間任黃平訓導的馬驤、馬寧藩,任永寧訓導的馬兆麟,任鎮遠教授的馬俊,貢生馬寧藩。所以,方志上記載回族重武輕文是有依據的。不過,在清代中后期,就有吏部候選正堂、貴定訓導瓦鳳翱,貢生瓦如瑜,光緒二十四年參加公差上書的貴州恩進士瓦光祿,貢生瓦光英、瓦光杰,光緒三十一年的貢生蔣子濤先生等人。
  到了民國時期人,馬明龍、馬遵鴻、馬正聰、劉朝梁、劉正福、馬桐林、撒興良、馬敏相等回族上層人物、有識之士利用清真寺先后創辦了十四所回民小學,根據《國民教育發展大綱》開設了國文、算術、音樂、英文等課程。從此,回族知書識字的人才多了起來。這一時期,畢節回族有了第一位大學生即貴州大學第一屆畢業生名瓦義先,中水的虎林先生出任國立昭通師范學校校長。整個畢節在民國時期,有回族教師30人左右。
  新中國成立到1966年,畢節的大學生有8人,即瓦龍德、瓦慶榮、瓦龍美、瓦應龍、蘇仕奎、馬文美、馬賢俊、劉朝學。“文化大革命”期間的工農兵大學生有11人。
  1977年國家恢復高考到2006年,僅威寧就考取了大學800多人,之后逐年上升,在每年高考中,回族學生在錄取人數及錄取院校上十分引人注目。
  整體上看,舊社會,畢節回族可以說是99%的文盲。1980年,貴州省社科院對威寧的民族作了一個調查,其中文盲25178人,高達總人口的47.6%,說明新中國成立后30年時間,回族有一半多人識字了,可基礎還是相當薄弱。到了2001年,20年時間,威寧回族的文盲僅5998人,占9.2%,比1980年下降了36.4個百分點。那么2001年到現在又是十一年時間,雖然沒有數據表明,但文盲肯定又減少了許多,與舊社會相比剛好反過來。說明畢節地區回族的文化發展比較迅速。
  究其原因,一是黨和政府對回族教育發展的重視和關心,二是畢節回族對主流文化的認同觀念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
  其實,文化作為一種軟實力,引領著社會發展的方向,推動著社會的向前發展,其社會作用與歷史意義是不言而喻的。認同和接受主流文化,是一個民族融入主流社會的首要條件和必然選擇。拒絕和拋棄主流文化就是選擇邊緣化,自甘邊緣是一種思想意識的極端墮落。對主流文化的“認同”就是給自己的生存與發展一個客觀正確的社會定位,錯誤的定位必然會迷失正確的方向。
  記者:整個畢節市特別是我們威寧回族較全國回族而言,在文化上有哪些獨特的地方,具體表現在哪些方面?
   劉礪:在烏蒙山脈,回族主要集中在昭威魯,習慣上說的昭威魯回族,在中國回族中具有較為獨特的地域文化特性。這三個縣的回族首先是根在畢節市的威寧縣,其次是山水相連、守望相助。雖然分屬云貴二省,但在現實生活的往來中其實是很密切的一個自然區域,打碑立墓、討親嫁女、紅白喜事,酬酢往來都在一起。因為,各個姓氏同為一個祖先的后裔。
  畢節回族,區別于全國回族的使它的家族觀念和漢族一樣濃厚,只要是同宗,不論居住在哪里、屬于哪個民族,依然相認,六百多年來字輩排行有序,呼出名字就認出輩份。
  第二個特點是同宗不婚配。伊斯蘭教在婚姻上是五服之外可以開親,但畢節回族在婚姻觀念上和漢族一樣只要是同屬于遷入畢節的第一個祖先的后裔,都不相互婚配。另外,同母異父或同父異母的關系或結拜關系的后裔也不可婚配,表現在現實生活中就有“撒劉無二姓”“保李一姓”“虎姓和蔡家地馬姓不開親”等等。
  第三個特點也是最為顯著的特點是馬姓有十一個姓氏,即下壩馬、馬家屯馬、松林馬、蔡家地馬、核桃樹馬、開化馬、河西方馬、客籍馬、陜西馬、陸良馬、獨林軍馬。這十多個馬姓又可以開親,因為,他們籍貫不同、來威寧的祖先也不同。正因為馬姓的獨特姓氏文化現象為代表,才形成了以昭威魯為核心的烏蒙山地區回族的特殊人文環境。
  第四個特點是姻親文化方面,在姻親關系上,畢節回族一是族內網兜親關系、二是和漢族的“親戚邊”關系。族內網兜親主要是姑表親、姨表親、舅表親,不論遠房近房,層層親上加親。這個圈子越網越大,因此,畢節回族各姓氏之間都有親戚關系。在姻親文化方面表現出來的還有回漢之間的“親戚邊”關系,主要是指回族遷入畢節地區的初期,多與漢族開親,形成了回漢之間的“親戚邊”密切關系,之后,回漢間仍然相互有通婚的現象,“親戚邊”關系得以延續下來。
  第五個特點是墓葬文化方面。畢節回族各個家族都有一個祖墳山,在祖墳山內基本上埋葬著最先從西北或中原遷入的前幾代祖先,祖先的墓都有墓碑。祖墳山內往往有清代或民國時期的四至界線碑、封山碑、譜碑、圍矸等碑石記錄著族內的一些規約。某姓氏的祖墳山只安埋家族成員,外姓人不得葬入。祖墳山屬族人共有、由族人推選代表進行管理、綠化、培補。分支到各地的族人,又另開一個墳山。畢節回族,大多給每代的祖人豎碑,碑文的書寫方式除了和漢族一樣外,增加了《圣訓》“墳墓是花園中的一座花園”等阿拉伯文內容。
  第六個方面是修族譜排字輩。畢節回族大多有家譜,家譜多修于清初,后來又續修。回族家譜和漢族家譜一樣,主要記錄著這個家族的源流世系。在字輩排行上多以四言、五言、七言律詩主,以便于族人取名用。畢節回族的名字很有意思,雖然我們的文化不高,可是在給小孩取名字上卻鉆研得即普通又好聽,弟兄姊妹多用相關的詞取名,男的從國家起到生產隊,也可以起“江河湖海”,女的就是梅、菊、竹、蘭、粉、團、花、朵等。如劉永忠、劉永國、劉永省、劉永縣、劉永鄉、劉永隊,劉永江、劉永海、劉永河,劉永松、劉永柏,李洪梅、李洪菊、李洪竹、李洪蘭,馬關軍、馬關師、馬關團、馬關營、馬關連、馬關排等等。雖然同是姓馬,從每個人的名字中就可判別他的家族和輩份,便于相互間的交際和溝通。
  第七是語言方面保存著“漏八分”。“漏八分”的母語仍然是漢語,它是畢節回族對漢語的再一次分解使用,是漢字音節擴展變異的一種變讀。即將漢字的一個字音擴展為兩個音節,用這兩個音節急切快讀。如“我”讀成“偉果”,“馬”讀成“麥嘎”,“要”讀作“也告”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11选五5中奖规则